首页 > 疾病导医 > 癌症肿瘤类 > 膀胱癌 > 膀胱癌除了化疗还有哪些药物治疗效果好

膀胱癌除了化疗还有哪些药物治疗效果好

【本文为疾病百科知识,仅供阅读】  2021-08-20  作者:铭医严选  

  在很长的时间里,晚期膀胱癌患者只有铂类化疗药物可以治疗,虽然晚期膀胱癌对化疗药物敏感,缓解率还不错,但患者若身体不耐受铂类化疗又或是化疗开始耐药后则会面对无药可医的困境。但近几年随着免疫治疗的加入以及许多重要靶点被发现,晚期膀胱癌的困境已被打破。

膀胱癌治疗药物

图源:everyday health

一、免疫治疗——对于合适的人群效果持久

  虽然很大比例的晚期膀胱癌患者并不适合使用PD-1/PE-L1单抗,但免疫治疗的优势在于对于有效的患者,则能从免疫治疗中持久获益,效果维持时间长。近几年,FDA先后批准了5种免疫检查点抑制剂PD-1/PE-L1单抗用于不能耐受铂类化疗或铂类化疗失败的晚期尿路上皮癌患者的治疗(膀胱癌90%都属于尿路上皮癌)[1]。

  帕博利珠单抗与阿替利珠单抗是有Ⅲ期临床数据证实其效果的。Keynote-045研究是初个将帕博利珠单抗与二线化疗(紫杉醇+多西他赛或长春氟宁)对照用于铂类化疗失败出现疾病进展的晚期膀胱尿路上皮癌患者的Ⅲ期研究,证实了帕博利珠单抗具有更高的1年生存率(44.2%vs29.8%)与2年生存率(26.9%vs14.3%)[2]。

  2020年美国ASCO会议公布了特瑞普利单抗用于既往治疗失败后的晚期尿路上皮癌Ⅱ期试验部分结果,总体客观反应率为25.2%,其中PD-L1阳性患者客观反应率达39.6%[3]。

二、靶向治疗——FGFR基因突变患者明显受益

  研究发现,纤维细胞生长因子受体(FGFR)作为靶点很有前景,其突变在膀胱癌中发生率约为20%

  厄达替尼是FDA批准的初个治疗铂类化疗耐药或失败疾病出现进展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尿路上皮癌的靶向药物。不过患者必须具有FGFR3或FGFR2基因突变。

  一项名为BLC2001的单臂Ⅱ期临床研究评估了厄达替尼的效果,纳入了99例带有FGFR基因突变的尿路上皮癌患者,其中78.8%的患者合并内脏转移,43.2%的患者既往接受过≥2次方案的治疗。数据结果显示,客观缓解率为40.4%,疾病控制率为79%,中位总生存期为13.8个月[4]。

三、抗体偶联药物(ADC)——HER2表达阳性患者缓解率达60%

  ADC是指将靶向作用于肿瘤细胞的单克隆抗体与可产生细胞毒性的活性物质偶联起来的新型药物。FDA在前年批准了ADC药物Enfortumab Vedotin用于既往顺铂类化疗及免疫治疗失败后的晚期尿路上皮癌患者的三线治疗。

  Enfortumab Vedotin的临床数据显示,对于这些既往接受过多次治疗的患者,客观缓解率为44.0%,中位总生存期为11.7个月[5]。

  值得注意的是,我国对ADC药物治疗的研究也有了突破性的进展,由北京大学肿瘤医院肾癌黑色素瘤内科牵头开展的一项名为RC48-C009的开放标签、单臂、多中心的Ⅱ期临床研究,评估了药物RC48-C009用于HER2过表达的晚期尿路上皮癌患者,这些患者80%既往接受过多次方案治疗。

  我国的这项研究入选了今年ASCO的年会壁报讨论,数据结果显示,客观缓解率为46.9%,而对于HER2表达阳性的患者客观缓解率达60%,中位总生存期为14.8个月[6]。可见效果是非常显著的。

  针对晚期膀胱癌治疗的研究还在不断展开,药物选择也会越来越多,但从上文也能看出来,每一种药物只有在更合适的患者中使用时,效果才能提高,这也是癌症精准治疗的不断体现,所以晚期膀胱癌患者若是化疗不耐受或是化疗失败也不要灰心,还有很多效果好的方案可以尝试,但也一定不要盲目地使用药物,这样反而会耽误治疗的好时机,一定要找专业的医生根据自身健康状况和检查结果谨慎选择,若对目前的治疗方案表示怀疑,可以选择通过远程会诊的形式找权威专家寻求第二诊疗意见。想了解更多或是想预约北京大学肿瘤医院专家的膀胱癌患者可以直接在线咨询医学顾问或拨打电话400-061-1600。铭医严选会根据您的具体病情匹配合适的权威专家为您诊治。

参考:

[1] 邵之霆,鄢谢桥,盛锡楠.晚期尿路上皮癌的治疗进展[J].实用肿瘤杂志,2020,35(04):292-297.

[2] Fradet Y, Bellmunt J, Vaughn DJ, et al. Randomized phase Ⅲ keynote-045 trial of pembrolizumab versus paclitaxel, docetaxel, or vinflunine in recurrent advanced urothelial cancer: Results of >2 years of follow-up [J]. Ann Oncol, 2019,30(6):970-976.

[3] Sheng X, Chen H, Hu B, et al. Recombinant humanized anti-PD-1 monoclonal antibody toripalimab in patients with metastatic urothelial carcinoma: Preliminary results of an open-label phase Ⅱ clinical study (polaris-03) [J]. J Clin Oncol, 2019,37(Suppl 15):4554.

[4] Loriot Y, Necchi A, Park SH, et al. Erdafitinib in locally advanced or metastatic urothelial carcinoma [J]. N Engl J Med, 2019,381(4):338-348.

[5] Rosenberg JE, O'Donnell PH, Balar AV, et al. Pivotal trial of enfortumab vedotin in urothelial carcinoma after platinum and anti-programmed death 1/programmed death ligand 1 therapy [J]. J Clin Oncol, 2019,37(29):2592- 2600.

[6] Sheng X, He Z, Han W, et al. An open-label, single-arm, multicenter, phase II study of RC48-ADC to evaluate the efficacy and safety of subjects with HER2 overexpressing locally advanced or metastatic urothelial cancer (RC48-C009)[J]. 2021.


本文由铭医严选编译,版权归铭医严选所有,转载或引用本网版权所有之内容须注明"转自铭医严选官网(www.hopenoah.com)"字样,对不遵守本声明或其他违法、恶意使用本网内容者,本网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上一篇:膀胱癌复发后如何治疗,有哪些效果好的方法 下一篇:没有了

推荐阅读

  • 治疗技术
  • 新药动态
  • 就医指南

膀胱癌除了化疗还有哪些药物治疗效果好 2021-08-20

在很长的时间里,晚期膀胱癌患者只有铂类化疗药物可以治疗,虽然晚期膀胱癌对化疗药物敏感,缓解率还不错,但患者若身体不耐受铂类化疗又或是化疗开始耐药后则会面对无药可医的困境。但近几年随着免疫治疗的加入以及许多重要靶点被发现,晚期膀胱癌的困境已被打破。

Opdivo辅助治疗肌层浸润性尿路上皮癌,显著延长患者无病生存期 2021-02-20

尿路上皮癌通常起源于膀胱,是全球第十大常见肿瘤,全球每年约有55万新确诊病例,尿路上皮癌治疗后复发的几率较高,治疗的效果较差。2021年美国泌尿生殖系统肿瘤研讨会上,百时美施贵宝公布了III期临床研究CheckMate -274的临床研究结果:Opdivo(纳武利尤单抗)辅助治疗高复发风险肌层浸润性尿路上皮癌术后患者,在所有随机人群和PD-L1表达≥1%患者中均达到主要研究终点,可显著改善患者无病生存期(DFS)。

权威专家

权威医院

东京医科齿科大学附属医院

世界排名第10的东京医科齿科大学附属医院

埼玉医科大学附属医院

日本厚生劳动省认定成为特定机能医院

东京高轮医院

日本医疗教育财团指定为[医疗翻译基地医院]

伊势原协同病院

日本骨科治疗排名前列

咨询服务热线

400-061-1600

English | 微信端

深圳铭医严选医疗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www.superdoctor.cn 粤ICP备202108554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