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医学前沿 > 新药新技术 > 乳腺癌治疗新秀CDK4/6抑制剂,有效降低乳腺癌复发风险31.3%

乳腺癌治疗新秀CDK4/6抑制剂,有效降低乳腺癌复发风险31.3%

【本文为疾病百科知识,仅供阅读】  2021-07-30  作者:铭医严选  

       细胞周期素依赖性激酶( cyclin-dependent protein kinases, CDK ) 4和6是细胞周期的关键调节因素,能够触发细胞周期进展,已被证实在许多癌症中均过度表达达,导致细胞分裂周期失控,是癌症的一个标志性特征。CDK4/6抑制剂是这几年的抗癌新秀,正迅速改变HER2阳性乳腺癌的治疗格局,有效地克服或延迟内分泌抵抗的出现,控制患者肿瘤的发展速度。

HER2阳性乳腺癌

图片来源于网络

       2021年4月21日,由国家癌症中心/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国家新药(抗肿瘤)临床研究中心(GCP中心)多个领域专家制定的《CDK4/6抑制剂治疗激素受体阳性和人表皮生长因子受体2阴性晚期乳腺癌的临床应用共识》在《中华肿瘤杂志》正式发布。


CDK4/6的治疗机制

       全球上市的CDK4/6抑制剂包括哌柏西利、Ribociclib和阿贝西利。对于HR阳性HER-2阴性局部晚期和转移性乳腺癌,CDK4/6抑制剂联合芳香化酶抑制剂或氟维司群一线或二线及以上治疗均可大幅度降低疾病进展或死亡风险。

CDK4/6抑制剂高效精准地抑制乳腺癌细胞中CDK4和CDK6激酶的活性,阻断Rb蛋白磷酸化,从而阻滞细胞周期从G1期到S期的进程,从而抑制肿瘤细胞增殖。同时,CDK4/6抑制剂抑制上游雌激素受体信号通路的表达,与内分泌治疗之间存在协同增效的作用,达到延缓和逆转内分泌耐药。


CDK4/6靶向药能够有效减少激素受体阳性乳腺癌复发

       激素受体(HR)阳性患者中,约二成(20%)在接受辅助标准治疗后的10年内会出现复发或脑、肺等远处转移[1]。

       2020年 SABCS(圣安东尼奥乳腺癌研讨会)报道了monarchE的研究结果,发现阿贝西利令患者的2年肿瘤无生长生存率得到提升(92.3%,对照组89.3%),无远处转移率成果更好(93.8%,对照组90.8%),整体复发风险降低31.3%[2]。

HER2阳性乳腺癌

图源:【2】


       作为第2款进入中国临床实践的CDK4/6靶向药,阿贝西利目前主要用中晚期乳腺癌的初始内分泌治疗,目前在早期乳腺癌的探索也初现成果。


CDK4/6抑制剂联合氟维司群治疗晚期乳腺癌显著延长生存期

       Dalpiciclib(SHR6390)是一种新型CDK4/6抑制剂,已被证实单药治疗HR +/HER2-晚期乳腺癌具有良好的成果。2021年美国临床肿瘤学会(ASCO),公布了一项评估dalpiciclib联合氟维司群治疗既往内分泌治疗复发或进展的HR +/HER2-晚期乳腺癌的成果和安全性的III期临床试验。中位随访时间为10.5个月时,研究结果显示,与对照组(氟维司群单药)相比,dalpiciclib联合氟维司群使晚期乳腺癌患者的无进展生存率增长一倍以上(PFS:15.7个月vs 7.2个月),疾病进展或死亡风险降低了58%。

乳腺癌3.png

图片来源于网络

       CDK4/6抑制剂ribociclib联合氟维司群与氟维司群单药相比更能改善绝经后HR+/HER2-晚期乳腺癌患者的无进展生存期和总生存期。2021ASCO年会上,研究人员更新了采用ribociclib联合氟维司群治疗近5年后的数据。结果显示,随着随访时间的延长,与对照组(氟维司群单药)相比,ribociclib联合氟维司群显示出总生存期的持续延长,随访56.3个月时,ribociclib联合氟维司群治疗后的总生存期为53.7个月,对照组仅为41.5个月,生存期延长一年以上。


       中国各大指南和共识一致同意,CDK4/6抑制剂联合内分泌治疗药物用于HR阳性和HER-2阴性晚期乳腺癌的一线治疗,这积极推动了CDK4/6抑制剂的临床可获得性,使广大患者获益。铭医严选拥有“主治医师”级别的咨询服务管理团队,根据患者的病情,为患者遴选适合的北京上海知名三甲医院医生团队,提供“以患者为中心”的大病就医“一站式”服务。可以为乳腺癌患者联系一线治疗资源,可以拨打免费热线短话400-061-1600或是在线联系医学顾问。



参考来源:

【1】Early Breast Cancer Trialists' Collaborative Group (EBCTCG). Aromatase inhibitors versus tamoxifen in early breast cancer: patient-level meta-analysis of the randomised trials[J]. Lancet, 2015, 386(10001):1341-1352.

【2】O'SHAUGHNESSY J A , JOHNSTON S, HARBECK N, et al. GS1-01 Primary outcome analysis of invasive disease-free survival for monarchE: abemaciclib combined with adjuvant endocrine therapy for high risk early breast cancer[OL].(2020-12-09)

【3】《CDK4/6抑制剂治疗激素受体阳性和人表皮生长因子受体2阴性晚期乳腺癌的临床应用共识》


本文由铭医严选编译,版权归铭医严选所有,转载或引用本网版权所有之内容须注明"转自铭医严选官网(www.hopenoah.com)"字样,对不遵守本声明或其他违法、恶意使用本网内容者,本网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上一篇:胆管癌靶向新药国内获批,有效延长患者总生存期 下一篇:慢性髓性白血病TKI治疗失败后怎么办-新药asciminib带来希望

推荐阅读

咨询服务热线

400-061-1600

English | 微信端

深圳铭医严选医疗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www.superdoctor.cn 粤ICP备2021085544号